南方网> 南方周末

村支书“全家涉黑”,惊动中央巡视组

2018-11-30 08:33 来源:南方周末 杜茂林

2018年11月21日,李文华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供热公司已被县政府托管。(南方周末记者 杜茂林/图)

  李文华和妻子、儿子、弟弟以及侄子都被警方带走了。被抓前他对其家族内部人员作了较为明确的分工,他本人负责维护各种人际关系,妻子主持村“两委”工作,其弟李文刚和侄子李光伟结交村外的人充当打手,维护家族利益。

  进过“李家大院”的人,都觉得有些豪华。院子占地8.8亩,按四合院风格建造,内有楼台亭阁,和鱼塘、垂柳相映成景。

  大院的主人李文华,曾任河北赞皇县南清河乡北清河村支书,还兼着村委会主任,现年57岁。

  2018年3月之前,李文华一直将他位于村内的这处私人庄园用作村委会的办公场所。每到晚上,“李家大院”灯火通明,门前停靠的“奥迪A8”在贫困落后的北清河村乃至整个赞皇县都很显眼。

  2018年3月15日之后,李家大院盛况不再。当晚11点,从石家庄市(赞皇隶属石家庄)公安局和元氏县公安局抽调的120余名警力,“突袭”北清河村,查封了李家大院。

  大多数村民这才意识村里的当家人原来是个“黑社会”。按照警方的通报,他们那次抓获了22个犯罪嫌疑人,打掉了以李文华为首的涉黑组织。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李文华自2011年担任村里“一把手”以后,通过强揽工程、霸占公司、流转土地、骗取银行贷款和国家专项资金的方式,先后获利三千多万元。

  警方已查实李文华等人涉嫌违法犯罪44起,包括涉黑、涉枪、涉毒、涉赌等。2018年11月23日,石家庄市公安局回应南方周末记者:李文华案已移交给检察机关,等待起诉。

  听说李文华涉黑,不少村民表示“震惊”。之前李文华一直是媒体上的“明星村主任”,曾被评为赞皇县“十佳”优秀党支部书记,还连任过三届县人大代表。

  村民们或许更难想到,一个村支书的所作所为,还引起了中央巡视组的关注,并促使地方采取行动。这一次,不仅李文华被认定涉黑,其妻子、儿子、弟弟、侄子也因涉黑先后被警方带走,几乎成了“全家涉黑”。

  李文华被抓后,石家庄市纪委、监委对背后的“保护伞”进行了深挖,已处理党员和公职人员119人,其中包括县处级干部16人、乡科级干部60人,还有4名公职人员被留置。

  拆村民房子 在门口摆花圈

  48岁的郭瑞刚曾是李文华生意上的伙伴,也是他的远房亲戚。因为一次纠纷,从2016年11月开始举报李文华。

  他们2014年出资收购了北清河村兴赞供热服务有限公司,后来股权全部转给了郭瑞刚。“那时,我和李文华关系还不错,又考虑到村民与企业的关系。”郭瑞刚便任命李文华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两年后,双方出现了矛盾。2016年初,有人找到李文华想高价收购供热公司,动了心的李文华不是公司股东,并无权转卖,遂与郭瑞刚商量,希望拥有公司的股权,但没有谈成。

  “于是他就想强行霸占。”郭瑞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6年11月15日晚11点,李文华约见郭瑞刚,他抵达李文华居住的小区,就被几个年轻人控制并遭到殴打。随后,他又被转移到李家大院,不答应不准走。

  郭瑞刚说,在那种情况下,他只好向他们求饶,并按照李文华的意思写了三张纸条,主要内容是无偿转让供热公司。三十多个小时后,重获自由的郭瑞刚向公安机关报案,赞皇县公安局城关分局受理了案件。半年后,县公安局以“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构成犯罪”为由,作出撤案决定。

  维权无果的郭瑞刚此后便在朋友圈里“消失”了,其实,他只是更换了手机号码,很少再回赞皇,一边东躲西藏,一边继续举报。

  因为供热公司而挨打的不仅是郭瑞刚,还有与公司一墙之隔的殷三刚。

  3年前,供热公司在一次施工时被殷三刚阻止,现场人员立即致电李文华,李文华等人到场后和殷三刚发生了肢体冲突。

  起初,争吵只发生在李文华和殷三刚之间。碰巧,李文华的妻子王宇从县城返回时正好路过。听到两人互爆粗口,王宇气冲冲地下了车,大骂殷三刚夫妇。

  2018年11月22日,当时在场的供热公司副总经理牛治明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述了整个过程。

  随着双方的言辞越来越激烈,王宇动手打了殷三刚妻子的头,双方开始互相撕扯。王宇边打边说:“你信不信我把你家房子给拆了?”殷三刚妻子回应说:“我不信。”

  在牛治明看来,正是这句话激怒了李文华夫妇。当天,李文华就以整治村容村貌为名,找人把殷家的房子给拆了。多位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李文华曾公开声称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在全村树立威信,告诉村民“李文华不是好惹的”。

  今年73岁的殷三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房子被拆后,他住到了三儿子家,并不断上访。李文华的弟弟及侄子等人知道后,赶到他儿子家进行打砸,还在家门口摆放了花圈,他们父子两人也被打伤。

  殷三刚为此多次报警并继续上访,都没效果。按殷三刚的说法,他报案的次数超过100次,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要么不出警,要么出警后拉住他做工作,以期息事宁人。

  2015年底,趁河北省委巡视组受理反映赞皇等地领导班子问题的机会,殷三刚在一天晚上向举报箱里投了举报信。巡视组第一时间联系了他,希望他提供更多的信息,之后没了下文。

  但最终,李文华还是跟殷三刚签署了一份和解协议,赔了殷三刚住院费、误工费等各种费用两万多元。

  妻子“主持”村里工作

  拆除殷三刚家房子时,村委会成员都被叫到了现场。上一届村委会副主任殷富平的说法是,只要出现这种要教训某个人的事情,王宇就会要求村“两委”成员必须到场围观。

  “她实际主持了村‘两委’的工作。”殷富平说,“只要王宇决定了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我们如果不听她的,可能就会被打。”

  但王宇在村里并无任何职务。李文华在多个高档小区拥有住房,他本人长期住在县城,不回李家大院。于是就给村“两委”人员扔下了一句话:“王宇就代表我的意思”。

  在南方周末记者接触的多位受访者眼中,王宇说话强硬,作风泼辣,在村里说一句顶十句。

  2013年,李文华成立了所谓的“民管会”进行土地流转,以每亩1000元的价格和当地村民签下了20年租约,建立了农业园区。据央视网报道,李文华涉嫌利用这个农业园区骗取银行贷款和扶贫资金一千多万元,负责农业园区经营的正是他的妻子王宇。

  长期由王宇主持“两委”工作造成的结果是,不少村民以及现任村“两委”人员,都不知道上一届村“两委”由哪些人组成。

  “王宇很凶,我们都怕她。”殷富平说,特别是她的脾气比李文华还急,往往会自己动手打人。有一次,李文华和王宇在李家大院殴打同村的李树军夫妇,“都没人敢上前劝阻”。

  挨打的李树军从供热公司建成的2011年开始,向政府反映锅炉厂污染环境并导致他家养的猪死亡。2014年底,李文华担任供热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先是拆除了李树军家的养猪场,后又把他们夫妇叫到李家大院殴打并让他们下跪认错。

  据石家庄市纪委、监委通报,村内像李树军这样被李文华等人殴打致伤的共有7人,其中4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事发后均多次报案,但都不了了之。

  相反,他们保存的相关文书显示,每当他们去上访举报,回到县城后很快就被公安机关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违反信访纪律为由拘留。南方周末记者向赞皇县公安局核实过前述内容的真实性,公安局不置可否。

  2018年3月15日,李文华在县城北城汇景小区被抓,同一时间段,王宇也在李家大院被警方带走。被带走的还有他的儿子、弟弟以及侄子。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涉黑”的李文华对其家族内部人员作了较为明确的分工。他本人负责维护各种人际关系,妻子主持村“两委”工作,其弟李文刚和侄子李光伟结交村外的人充当打手,维护家族利益。

  对于“组织”其他成员的管理,李文华也有一套办法。按照央视的报道,自2014年以来,李文华多次在“李家大院”组织、容留组织成员吸毒,以此来掌控和笼络他们。

  一被抓涉黑成员的亲属说,李文华得罪不得,组织成员不能脱离他的控制,否则就很可能会被举报吸毒。两年前,李文华雇用的专职司机殷江丰,同时也是北清河村支部副书记,就因和李文华发生矛盾被送去强制戒毒两年。

  李文华本人也吸毒,2015年冬天在县城吸毒时被派出所抓到,交了2万元罚金后当晚就被放出。

  从赌徒到“明星村主任”

  成为涉黑组织“首要分子”之前,李文华多以正面形象出现在村民的视野中。

  一米八的个头,没有“啤酒肚”,里面总是穿着整洁干净的T恤,外面披着黑色的大衣走起路来颇有气势。熟识的人都说李文华出门之前,会精心打扮。

  但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李文华曾经就是一个“反面”典型:1984年因流氓罪被判刑。出狱后,李文华在县城里干临时工,做买卖。他的第一桶金,是2009年开设赌场所得。当时赞皇县城内,他的赌场就有四五处。大致在那时,他赚了四五百万元,之后又在当地涉猎铁矿。

  通过赌场,李文华主动结交了当地的许多名人,成为日后组建关系网的基础。

  赚了“第一桶金”之后,李文华开始谋求政治的荣耀。2011年11月当上了村支部书记,之后又兼任了村委会主任。

  现已无从考证李文华是如何当选村主任的,当地村民有人说李文华以给实物的方式贿选村民,有人说他强迫村上领导班子搞“假选举”,也有人说是“上面”看中了李文华带头致富的能力,不存在贿选。

  成了村支书的李文华逐渐成为媒体上的“明星”。2016年10月的《石家庄日报》便以《赞皇县北清河村党支部书记李文华》为题,对李文华帮助村民脱贫致富进行了报道。文章夸赞李文华自掏3000万元,提前支付了流转土地所需的资金。但这笔资金来源也成了举报人质疑他的一个证据。

  李文华从不避讳或阻止高调的宣传,甚至有意造成和放纵传播效应。“他告诉过我,要在媒体面前说他好话,说我们在他带领下,一年能收入6万块。”村民殷秀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事实上根本不可能,全是假的。”

  在媒体的渲染下,李文华迅速成名。他也借此机会提升自己的公众形象,组织村民修了路,建了两个休闲广场,并按合同向被征地的村民发放了租金,在村民中赢得了口碑。

  李文华被抓后,“民管会”成员吕义群曾接受公安局的询问,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之所以对李文华被抓感到震惊,是因为他的确为村民做了些实事。”

  骗取党员身份 公安出无罪证明

  梳理李文华的发迹史不难看出,他完成从赌徒到“明星”升级的过程中,一路收获各种荣誉,连任了3届县人大代表,成为村支书之后,还获得了县“十佳”优秀党支部书记的称号。

  事实是,他连中共党员身份都是骗取的,为其助力的是赞皇县原副县长李世奇。知情人透露,李世奇是李文华的同学,两人私交颇好。私下里,李文华称李世奇为“奇子”。

  2011年李文华计划参加村支书的选举时,李世奇时任南清河乡党委书记。2016年,李世奇调任赞皇县水务局局长,又为李文华插手乡村河道业务开了绿灯。2017年,李世奇仕途再进一步,任赞皇县副县长。

  办案民警公布的视频显示,办案人员在李文华家中搜出了他的“行贿笔记”,详细记载了近几年间以各种方式行贿当地党政部门和个人的记录,其中就包括给李世奇支付的款项,比如:奇子等3人外出买衣服、吃饭、足疗花费14671元,奇子过生日1000元。

  李文华归案后,李世奇被石家庄市纪委、监委采取了留置措施。根据石家庄市纪委通报,赞皇县直工委、县人大、县委组织部、南清河乡党委共有26名涉案人员受到了党纪、政务或组织处理。

  通报中对他们违规违纪行为的表述是:帮助李文华骗取党员身份、取得人大代表资格、获得“十佳”优秀党支部书记称号及纵容李文华操纵村“两委”选举、把持基层政权。

  因李文华案,赞皇县人大代表工作委员会原负责人张丽军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未到退休年龄已提前离岗。电话中,他不愿谈及李文华:“该向组织交代的都交代了,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

  被留置的4人中,共有2名副县级干部,一个是李世奇,另一个是县政协原副主席商旭民,商旭民曾任县委常委、副县长,主管农口。“行贿笔记”显示,李文华曾以商旭民搬家为由,送给他礼金10000元。

  除了2名副县级干部,赞皇县公安局还有2名科级干部因李文华案被留置。其中,原副局长闫建安涉嫌收受贿赂,刑警大队原代理大队长焦瑞峰涉嫌严重失职渎职。

  南方周末记者从赞皇县公安局获悉,此二人在公安局工作时限均超过20年。闫建安被内部人员称为“老局长”,深耕警界多年,大家或多或少都会“卖他面子”。焦瑞峰常在牌桌上与李文华往来,李文华的“行贿笔记”显示,他曾给焦瑞峰5000元作为打麻将的赌资,被留置之前,焦瑞峰还有一个身份,是赞皇县公安局开展扫黑除恶斗争的承办人。

  在对李文华案保护伞进行深挖时,赞皇县公安系统成了“重灾区”,知情者透露,曾因流氓罪入狱的李文华,也能从县公安机关开出无犯罪证明。目前,赞皇公安局已有12名涉案人员受到党纪、政务或组织处理。县公安局相关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已有2名警察被开除党籍。

2018年10月16日-17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在武汉召开。(中国长安网网站供图/图)

  市局成立专案组

  2018年3月,石家庄市纪委、监委收到了中央第十五巡视组移交的线索,反映的问题跟李文华有关。

  3月4日,长期举报李文华的黄铭(化名)也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通知他带着举报材料前往石家庄。一开始,黄铭还怀疑这是李文华设的局,想陷害他,直到对方透露了是石家庄公安局工作人员的身份,并复述了他在举报材料中所列举的内容,他才放心前往。

  到了石家庄公安局某办公场所后,黄铭发现局里已经成立了李文华专案组。他向专案组详细交代了李文华涉黑、涉枪、涉毒、涉赌等违法犯罪问题线索。交谈结束后,办案人员让他换了一个与专案组单线联系的电话号码,以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和防止办案信息泄露。

  这次谈话之后没过几天,李文华在3月15日被警方控制。在黄铭看来,他持续的举报能在今年成功,与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关。

  专项斗争刚启动时,“两部两高”就出台了关于扫黑除恶的意见,确定基层是重点整治领域。意见要求重点打击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此外,把持基层政权、垄断农村资源以及“村霸”等黑恶势力也要重点整治。

  10个月之后,全国扫黑除恶领导小组于2018年10月16至17日,在武汉召开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提出把深挖彻查“保护伞”作为下一步的主攻方向和衡量成效的重要标准。

  会后不久,石家庄市纪委就通报了李文华案,并高调宣布处理了与此案有关的119名党员或公职人员,所涉人数之多在公开报道中较为少见。

  2018年11月22日,南方周末记者来到已被查封的李家大院,曾经门庭若市的庄园,变得门可罗雀,蜘蛛已在铁门上结网。

  南方周末记者 杜茂林(发自河北石家庄) 南方周末实习生 封聪颖

编辑: 林涛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